长篇小说《天藏》连载之第十回

声明:本文转载自韩城文学(微信号:hcdsws)公众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第十回

招壁虱盛德若愚遭诘问 敬佛祖居士心中坐观音

放往生神虫飞走无踪影 烧借据韩塬直呼大善人

天藏-刘兵的个人博客

且说,圪崂村这位大公子贾梦辀,在周边村庄那还不是有那么一丁点小名望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讲,他那声名比起他家老子贾盈来都毫不逊色。

贾二太爷离家出走,此后多年毫无音信。那阵子,大公子在娘胎还没出世。生下儿子,娘俩相依为命在家苦度岁月。吃的是河渠里用瓦罐提上来的水,烧的是捡拾来的庄稼秆秸。孤儿寡母过的那号日子,几乎不忍被人提说。有道是,穷苦的孩子早当家,这个贾梦辀打小就有一股小大人那股子气概。三岁伴娘拾柴,五岁坐灶膛烧火,六七岁上还没磨椽高,就开始帮着终日劳累的母亲推磨。常常是一双小手扶着磨椽跟着磨子走,眼皮却在不住地上下打架。做娘的看得心疼,停下来劝他在一旁坐会儿,这小子一激灵,依然不放磨椽,一定得帮母亲把磨子推完才肯一同睡觉。他十一岁那年冬天,母亲病了。这个小梦辀,硬是连搀带扶背着母亲走了几道巷,送到了上巷的药铺看医生。为了一味缺药,他夜半拿着一把镰刀防身,一个人走了往返二十多里路,去解老寨硬是把药取了回来。不等天明,又熬着把汤药端给了母亲。要知道,山沟野洼的夜里,时有狼虫过道,一个小娃夜半敲门为母抓药的勇敢举动,让解老寨的老中医很是震惊。这件事情散布到四邻八村之后,家家在教育膝下那些不懂事孩子的时候,每每都会被人不时提说。小小年纪,这个贾梦辀已经在西坊塬落下了个大孝名。

在一个男孩子应当读书识字的那个时段,小梦辀被舅舅接到外婆家跟着几个表兄弟断断续续读过四年幼学,熟通了《千字文》的所有汉字。直到十一岁回到圪崂家里开始帮大人干活,却从来都没有放过手中的书本。趁着母亲夜里纺花的油灯,这个“小秀才”翻阅过不少爷爷家藏的那些鼠咬虫噬过的古籍。及长,虽打着算盘学做生意,娶妻生子闹得一门红火,然而,这个年轻人心头那阵子却一直觉得蹲着一尊菩萨。寻常一举一动,似乎都有神灵在冥冥之中不时地给予点化。二十六岁那年,他在河南嵩山正式皈依了佛祖,做了一个吃斋念佛的住家居士。

后来,无论在外给党家铺子站柜时的生活困顿,还是他自己慢慢顶生意后的家道宽裕,以致父亲半道回家拿出大把银子赎回贾府的字号门楣崇光,无论人前面后,这个大公子却依然是一副不卑不亢的谦逊模样。不但在村上党贾两户的大小祠堂门下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就是在南阳当地,这个大善人的威望那也都是无人能及。

只须说一件事情,此人扶危济困的善行便可见一斑。

贾二太爷回村后的第六个年头上,关中天年大旱。圪崂村这些大小财东,只晓得从澄城、洽川两县倒上来的新麦子一斗价钱在往年足能买下五斗这些变化,却也全然没影响到他们“晌午锅盔晚上面”的日常生活。可是,邻村靠山的村子甘谷里的几十户妇孺老幼,在大灾年月却遇到了无力筹措历年积欠官府田赋的窘迫。眼见缴粮的日子愈来愈近,一村人在无可奈何中正准备一起搭伙背井离乡去逃荒要饭。圪崂村这个休养在家的贾梦辀,闻信得知这一令人心酸的消息,二话不说,进门牵出毛驴便去了县衙。不但一把替这个村子缴齐三百一十两银子的田赋,又回头去甘谷里开起了舍饭摊子。这一开就是一年零三个多月。眼见第二年入夏依然滴雨未洒,其他村子有的小家小户也渐渐无力支撑,一些原本还算殷实的人家已经陆续揭不开锅了。他一声不吭,回家翻出四邻八村历年借他家的五百五十两借贷字据当众烧毁,并从山里那些“打庄子”的大户手里一次买下一千担黍谷玉米,雇上推车全部捐给县署。并在龙门全境倡议大户出资赈灾,此义举在那次年馑中救下了不少人命……

后来,此事被西坊塬丁忧在家的京官解存德上朝述事中如实禀报给朝廷,咸丰皇帝知道了这件事情立即龙颜大悦,亲书“义翁”两颗大字,令户部制成大匾,并钦令官差专程送达陕西。且说,从京师进西安,过了黄河就得经过龙门县境。这些官差却不敢草草让龙匾落地,硬是转了一大圈将匾送到陕西行辕,接着被同州这边吹吹打打地迎回东府,这才大张旗鼓地送到了龙门县衙……

这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或许会被飞转的岁月瞬间遗忘,只有村庄却忠实地把这一地琐碎的光阴替它的主人一宗宗记载了下来。

如果说,有人当初曾多少有点质疑,贾梦辀此举纯属一个心眼活泛、图谋事后赢得一片盛名的商人为自家生意好做故意闹出的某种姿态,为此在坊间当时还真的闹出不小的闲言碎语。后来,这个人对世间生灵一视同仁的那副近乎痴愚的热肠,最终感动菩萨显灵的事情,一经传出却令一些人噤若寒蝉。虽然在他身上引发的这件小事,一直以来被西坊塬的人当作笑话在听,却也能看到一个男人为人处世的一片昭然之心。

遭过年馑不久后,有一年大伏天他从号上回来,路途住店不知从哪儿爬了一身臭虫。回到家中,夫人打开包袱准备给他浆洗一番,却发现两只从来都没见过的虫子在包袱里蹒跚而行,刚要用手掐灭,却受到他严厉呵斥。这个佛门弟子对自家女人几近虔诚地告诫说:“常发菩提心,大难天照应。他吃我那点血算啥,我贾梦辀不也不见得少了哪块肉嘛。自己身上一点臭血腥,居然能救它们几条活命,这又何乐而不为呢?”他亲手小心地把那些臭虫捉到自己炕头,打开《往生咒》念了一遍这才准备安然入睡。一梦醒来,这才发觉浑身奇痒,他只好坐起身子依然复诵不止。

却说,臭虫这东西繁衍很快。如若不慎招惹进家,十几天就会闹得满屋乱爬。就在此事过后不久的一天夜里,几只臭虫咬得上房里的老太爷几次点灯起夜,一边拿着挠挠不住地在身上乱挠,嘴里亦不住地破口大骂。陪床的二夫人这才明白过来,两天来自己那白嫩的肌肤无端起了一溜儿红疙瘩,居然是被北方“吃人”的虫子咬的。老太爷这么一骂,她也不愿再在房子里睡觉,喊来女儿小梅香,母女俩掌着灯四处寻找。结果,真的发现屋子的墙壁上有几只吃得肚皮溜圆的“小扁豆”样的虫子四处乱爬!一看这种情景,这个南方女子也顾不上平时的那些斯文,跳出房门外后便喊喊叫叫地在院子里脱下睡衣又扫又拍。夜深人静闹出的这么大的动静,似乎只有放火烧掉整个房子才会让她安静下来。

又说,睡在小房被臭虫一样咬得无法安眠的大少奶奶,听见平日说话细声慢气的二婆婆居然被小小臭虫咬得在院子里又跳又蹦地大呼小叫,躲在自家屋子只是嗤嗤地暗自窃笑。这位比婆婆年龄还要大一十九岁的少奶奶,这时也才在心里感觉到了一丝不曾有过的坦然。原来,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当家掌柜,世间里却也有她怕的一样东西呢。当然,也只有大少奶奶明白,这场家庭纷乱,都是自家房里这个傻瓜男人从远路上带回来的这份见面“礼性”,给全家人不慎招惹起来的。

第二天,大公子依照习惯进房去问安,老爷子指着他的鼻子劈头便破口大骂起来:“你个呆子,老子在云贵挣钱那阵子,白天扛着二百七十斤的货垛子走八九十里山路,黑天里睡到锅庄的柴火炕上骨头累得嘎嘣响,咋没见菩萨老爷那阵子给我贾盈从天上撂给一个干烧馍下来!啊,你倒好,念书念瓜了,一口一句菩萨,把个臭虫敬成了神仙。有本事你小子把它们统统都喊到你屋里去,我这里一个都不要!”

儿子赶忙双手合十,在心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这才心平气和地对老爹不断解说:“莫道三尺天,遍地皆神灵。您老人家三岁遇难呈祥,十二岁掉河得救,十六岁两次出门都平安回家,十一年做掮夫没磕没碰,到了老境身后还有了我们兄弟给您又生了一院孙儿孙女,能说上苍没长眼哇?黄雀尚知晓衔环结草,你咋忘了时常教训儿子的这些话呢?”

老爷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更加没好气地喝骂起来:“臭虫是你亲爹吗?这孽障天生就是吃人的东西,你给它念那么多经让自主回去,这么远的路,它能认得回河南的路么?去,这回你听我的,赶紧去药房抓一服苍术加点木别子,让各房都点着熏炉多燎几次,看能不能把这些讨嫌的东西赶快打发干净。这还了得,老子被折腾得整整一宿都没合眼呐。你这孽障真是面瓮里装满荞麦皮,念的那些书装在你个驴日的肚子里都变成了麦麸子!我看你这大孝子这次回来真是没给我安好心呐,赶出门还想抬埋一次亲老子咋的!”

然而,大公子并不着急,也没有遵照老爷子的意愿去村上药房抓那药。回到小房后更衣燃香,面对菩萨像赶紧发愿:“我佛慈悲,梦辀业障深重,尚不能解救自己于水火,如何能搭救一群无辜性命免遭涂炭。恳请菩萨召回神虫,指给它们一条去别处寻吃的生路……”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贾府上下都没再喊叫身上瘙痒。三天过后,臭虫全部像长了翅膀飞走了一般销声匿迹……

这是一个笑话,更是一件真事。一个男人的德行,正是从这些细碎处被周遭的人亲眼目睹而暗自称道。也正是他有着这份修行,十三爷才放心地把他这次强留下来并搂揽到自己身边做了会子里的会首助理。

然而,对于村上回绝党蛮蛮上寨的事情,尽管十三爷没任何反应,党蛮蛮却不听不劝地闹到了贾府门上。(待续)

本文标题:长篇小说《天藏》连载之第十回
本文链接:http://www.lbblog.cn/?id=41
作者授权:除特别说明外,本文由 大英雄 原创编译并授权 刘兵的个人博客 刊载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使用「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创作共享协议,转载或使用请遵守署名协议。

相关推荐

  • 时间:06-05 标题:长篇小说《天藏》连载之第六回 评论数: 2
  • 时间:06-22 标题:长篇小说《天藏》连载之第二十回 评论数: 0
  • 时间:06-15 标题:长篇小说《天藏》连载之第十七回 评论数: 0
  • 时间:06-10 标题:长篇小说《天藏》连载之第十一回 评论数: 0
  • 时间:07-07 标题:长篇小说《天藏》连载之第三十一回 评论数: 0
  • 时间:06-12 标题:长篇小说《天藏》连载之第十五回 评论数: 0

  •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 © 2017-2018 Rights Reserved | 站点地图

    分享:

    支付宝

    微信